行業發展
 
  當前位置 >>行業發展

中國建筑業競爭格局正從分化走向固化

發布時間:2020-6-30 瀏覽次數:955
中國建筑業競爭格局正從分化走向固化


 口文/李福和



一位民營建筑企業的董事長調侃當下的建筑業市場:“市場是國企的,也是民企的,但歸根結底是國企的”。當下的建筑行業,從市場的分化到大企業的重組,行業競爭格局似乎正在進入最后的收官階段。

在市場端,中國建筑等一眾央企在行業增速不斷下降的大背景下,新簽合同額不斷創出新高,如中國建筑2018年新簽合同額高達2.3萬億。以央企為代表的國有企業,從房建到基礎設施,從海南島到東北,從高端市場到中端市場,開疆拓土,所向披靡。市場在細分行業、區域、市場定位幾個維度,競爭格局全方位分化。

企業間兼并融合的加速則使行業的競爭格局進一步固化。中國建筑自身實力傲視群雄,繼新疆建工、河北路橋等兼并案例后,其兼并重組繼續加速;中國中鐵戰略控股山西建投,北京市國資委不失時機地把城建與住總、建工與市政路橋進行重組;綠地控股迅速擴張建筑業板塊,將江蘇省建、貴州建工、天津建工等一眾企業收入囊中;上海建工與嘉興嘉城集團合資成立上嘉建設,開啟了一種全新開疆拓土的方式。大企業在不斷進行內涵式增長的同時,又開啟了外延式增長模式。行業競爭格局正在進入收官階段,在可以預見的未來,中小企業的資源越來越有限,市場生存空間越來越小,日子將越來越艱難。一位珠三角的民營企業家告訴我:珠三角2億以上的項目,基本上被大型建筑企業一掃而光。
這是一個建筑業加速分化的階段,這種分化大致可以總結為三種類型:

一是國企與民企的分化。

2000年以后的國企改制,大量小型國有、集體建筑企業改制成民營企業,未改制的國企大多為大型集團企業,雖然數量不多,但規模巨大。在2015年以前,建筑業總體上呈現國企和民企齊頭并進的態勢,在大規模的PPP項目推出以后,國企和民企開始加速分化,即使以施工總包發包,政府也更愿意把項目給實力強大、資源豐富的大型國企,民營企業被擠入夾縫中生存。在市場增長迅速放緩的大背景下,我們依然看到大型國企普遍顯示出強勁的增長趨勢,而民企,除少數頭部企業外,大多數進入增長停滯甚至下降的階段。國企民企的分化,是當下建筑行業階層固化的最大現實。大型項目、政府項目基本上被國企承包,只要國企自己不犯錯誤,民企要戰勝國企,似乎不太可能。

二是好企業和差企業的分化。

2000年,中國建筑業產值為1.25萬億,2019年有望達到25萬億,20年增長了20倍。今天的世界建筑業可以分為兩部分:一個是中國建筑業,另一個是中國以外的建筑業。中國建筑業消耗了世界一半以上的水泥,一半以上的鋼材。正是風起云涌的大建筑市場,培養了優秀的建筑企業,也給一些非正常模式的建筑企業以生存空間——以資質生存的掛靠模式和陪標模式,以掛靠、代開票返稅的生存模式。漲潮的時候,他們也可以活得很滋潤,現在開始退潮了,好企業和差企業高下立判。

建筑行業的龍頭企業,在行業增速下降的大背景下,依然保持高速度增長。建筑央企優勢工程局的數據顯示,他們在新簽合同、營業收入、利潤都依然能保持20%以上的增長率;筆者熟悉的優秀民營企業,也能在這三項指標上保持20%以上的增長?梢,當下的建筑業市場,也可以這樣表述,“市場是國企的,也是民企的,但歸根結底是優秀企業的”。

在一些大型建筑央企內部,其二級子公司也在分化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查查大型央企的年報,中國建筑的二級子公司在分化,中國中鐵、中國鐵建、中國交建等企業的二級子公司也在分化,優秀的企業更加優秀,存在問題的工程局,想要實現逆轉困難重重。市場很殘酷,給弱勢企業以機會的時代已經慢慢遠去,項目承接、履約的資源都在向優勢企業集聚,弱勢企業、困難企業只能感嘆“門前冷落車馬稀”。銀行資金冷落他們,人才市場、分包商、材料商莫不如此。

三是低杠桿企業和高杠桿企業分化。

在經濟快速擴張的時候,高杠桿的企業往往能取得超額回報,在經濟下行和去杠桿的大背景下,高杠桿的企業則要承受巨大的還債壓力。當需要還債的時候,企業必須斷臂求生,因而造成比較大的資產損失。企業的杠桿與股市炒股的杠桿沒有多大差別,牛市加杠桿賺大錢,熊市加杠桿虧大錢。在這一輪去杠桿的過程中,有高杠桿的大集團倒下,也有高杠桿的建筑企業倒下,如海航集團,如東方園林,在倒下之前,他們都無一例外地風光過。

除了倒下的高杠桿企業,也有還未倒下的高杠桿企業,這些未倒下的高杠桿企業,日子異常艱難,領導者夜不能寐,資金鏈的壓力如影隨形。一些企業甚至已經開始出售資產,“哪怕八折也要盡快出售,現在賣比將來賣要強,活下去比什么都強”。華中第一高樓的停工和那個流傳出來的“關于項目因業主欠付工程款停工相關事宜”的公告,則引發人對建筑業上游企業資金緊張的無窮遐想。毫無疑問,在去杠桿的大背景下,投資商去杠桿的壓力必然傳導到建筑行業。無論是建筑企業自身去杠桿還是其業主去杠桿,都將影響企業的經營。資金流緊張的時候,可接可不接的項目,要么不敢接,要么無力接,可付可不付的錢盡量不付,這樣一來無疑會減少企業的機會,繼而推高企業的經營成本。

行業的不斷分化,形成了建筑企業的分層,并逐步固化,形成建筑業穩定的競爭態勢。

行業的頂層,無疑是大型央企、優秀的省級建工集團和少數的優秀民企。

央企在品牌、資金勢力、人員團隊、既有的項目經驗等多維度形成的綜合優勢,已經高出一般建筑企業多個身段,市場壟斷和綜合勢力突出,使建筑行業頂層獵食者突飛猛進。而大型國有建筑集團的核心領導不斷與省市主要領導的洽談和合作,凸顯了國企的政治優勢,讓人感受到建筑民企被邊緣化的現實;毫無疑問,未來一段時間,無論重組是否繼續,頂層的競爭,依然是優秀國企之間的競爭。行業頂層競爭者,將把基建項目、房屋公建的高端項目、制造業領域的大中型項目盡數收入囊中。

行業的中層,是普通國企、優秀的大型民營企業和有特色、聚焦專業的中小型企業。

中層企業主要在房屋建筑領域尋找生存空間,如房地產開發為主的住宅建設領域,這是市場化程度最高、成本競爭最激烈的市場。在這個建筑業最大的細分市場,競爭激烈、利潤微薄,企業無須高大上的技術能力,只需要在成本控制、資源組織、人員管理和服務方面顯示出足夠的競爭力。在橫流的滄海中,依然有企業,尤其是民營企業顯示出做大規模、做出利潤的能力,務實和堅韌向前的民營建筑企業,依然能找到生存的空間。也就是在這一領域,國企和優秀民企,八仙過海各顯神通。它們之間的競爭,似乎還沒有結束,但最終也必將形成相對的壟斷競爭。

行業的底層,則是大多數普通中小型建筑企業。

建筑業的底層,有蕓蕓眾生,他們或依附大中型總包企業生存,或在小型市場偏安一隅,低成本是他們主要的競爭策略。雖然在夾縫中隨波逐流,他們依然如小草、如螻蟻,頑強生存。

以筆者的估計,90%的建筑企業居于建筑業的底層。一些案例大致反映出這些建筑企業生存的艱難和生存的頑強:2016年初安徽滁州一個1000萬的市政項目,350家企業參與投標;2016年底江蘇昆山一個2000萬的市政項目400家企業參與投標;2017年9月,福建柘榮縣1000萬的市政項目1100家企業參與投標;2019年10月安慶市公共資源交易監督管理局發布公告,826萬的改造項目416家企業參與投標,其中146家企業商務標異常相同并對此進行處罰,標的800多萬的項目,沒收保證金2300多萬。

從企業的分化到行業格局的固化,是大多數傳統行業發展的必然趨勢,家電行業、汽車行業大抵如此,建筑業競爭格局的固化來得更晚,但也必然會來。建筑業競爭格局從分化到固化,是綜合差異長期競爭的結果,有外部環境、政策的因素,也有企業自身能力的因素。無論企業處在哪個層次,傳統的建筑行業賺大錢、快錢、急錢的時代已經過去,企業的思路需要向賺小錢、慢錢、長期錢的方向轉變,沒有這種觀念的改變,即使在行業的頂層,也會被擠壓到行業的底層,這是社會發展、時代發展的使然,也是建筑行業發展的必然。(作者單位:上海攀成德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)


   
主辦單位:南京建筑業協會   備案序號:蘇ICP備10205300
電話(TEL):025-84592563  傳真(FAX):025-84592563
郵 編(Mail): 210014  地址(address):南京市秦淮區石楊路116號江蘇省住建大廈A座7樓

中文字幕人成乱码在线观看_中文字幕日本无吗_中文字幕视频二区人妻